找到真正有用的祛痘方法 | 百品求实

找到真正有用的祛痘方法

你查看了能搜索到的所有信息和每本杂志的文章,不过你发现,还是不能找到一个治疗痤疮的方案。或许曾有过痤疮的解决方案,只是3个月后效果突然没了。

每个人的皮肤都是有点不同的,有时需要不止一种类型的治疗,才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但每一个人都是可以治愈的”。查尔斯·E.克拉奇菲尔德III博士,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皮肤科临床副教授。本文咨询了三个皮肤专家关于最新的痤疮治疗方案,包括一个新的方法,使青春痘更快消失。如果你无法找到一种有效的治疗痤疮,看看这篇文章说了些什么?

 美国皮肤病学会的专家说,痤疮的发展和荷尔蒙的变化有关。荷尔蒙引起皮肤毛囊的油和细胞过度分泌。它们就形成了一种生物堵车,将汗毛开口堵住,在毛囊下膨胀。

 Crutchfield教授说,这将导致细菌感染,并产生刺激性化学物质,然后进一步感染。。。最终的结果是白头,黑头,硬小丘疹或充满脓的青春痘。

 医生一般认为炎症是关键,所以未来的治疗将涉及药物特异性靶向以避免皮肤的炎症反应。

 “我们现在还没有,但未来一定会有炎症方面的特效药- 这是真正的解决方案”皮肤科医生多丽丝日医学博士如是说。多丽丝日医学博士是纽约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和[100个痤疮问题的解答]一书的作者。

 治疗痤疮:有什么方法现在就有效?

现在也有不少祛痘治疗方案,这些治疗方法无非分两类:一是“毛孔清洁”就是从防止毛孔内“堵车”入手;另一类是要减少油脂分泌从平衡激素入手。

 毛孔清洁一般用含有过氧化苯甲酰和/或水杨酸的非处方药,这通常是非常有效的。“对于许多患者来说,这可能一下就解决问题,特别是那些轻度的的痤疮患者。”

 如果你能将两个或三个不同的毛孔清洁剂产品每两到三个月轮换使用甚至更有效,Crutchfield教授说。“因为,痤疮可以产生抗药性。轮换产品往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他说。

 “好的产品会有一个治疗方案”。Crutchfield教授说,教育用户严格依照解决方案,这一点对有效性很有帮助。“如果他们有什么”魔力“的话,就是这个”。

 治疗痤疮:医生如何帮助你?

当非处方药不见效果时,不要绝望,皮肤科医生还有一些锦囊可以帮助你。通常情况下,处方药防御的第一道防线是抗生素:局部和口服,有时两者都有。

 “抗生素能够带来快速的结果,”大夫Day说,“抗生素、过氧化苯甲酰和良好的清洁同时发力时尤其如此。”

 最新的抗生素药是Solodyn是缓释药物,特点是连续的低剂量地释放抗生素。另一种是MinocinPac — 结合了抗生素米诺环素和皮肤安抚药物的外用药物。

 但或许是最令人兴奋的新方法是外用药Oracea,它其实是一种治疗酒渣鼻的口服药物。它采用了抗生素强力霉素的超低剂量缓释设置

 “药厂大大增加了消炎成分,”克拉奇菲尔德说。最终的结果是一种药物,针对皮肤炎症和痤疮患者,包括有酒糟鼻症状的中年女性。

 在治疗中年女性患者时,Day医生往往需要另一种使用抗雄激素药醛固酮的药物。“结果是令人难以置信 – 皮肤清爽且不发干,如果你使用对的正牌药的话几乎没有副作用,女病人感觉好极了– 很多患者说自己的皮肤从来就没那么好过,”Day医生说。

 克拉奇菲尔德医生也开醛固酮药物,他说此药不仅适用于中老年妇女,也适用于十几岁的女孩和年轻妇女,特别是当痘痘只在下巴和下颌线的那种。“痤疮基本上都在激素驱动的,所以对一些年轻女性,抗雄激素是答案,”他说。有些妇女也觉得避孕药可以缓解痤疮,这有因为控制了荷尔蒙波动。

 治疗痤疮:真正的“神器”

倘若你的粉刺是顽固的,或者正在留下伤疤,医生说还有有几个“神器”可以帮到你。不像皮肤霜或抗生素那样治理表层的问题,这些“神器”直接关闭油脂生产的根源。

 “当我看到一个病人的皮肤已经结疤我不浪费时间,我直接建议最积极的治疗,对我来说这是异维A酸,或称为维甲酸。”克拉奇菲尔德医生说。他解释,这种口服处方药的影响油脂的生产。一旦“油龙头”被关闭,毛孔内的交通堵塞就停止了。但使用异维A酸不是没有危险。它的副作用是显著增加婴儿出生缺陷,并可以关联到攻击性和暴力行为的增加。如果长期使用它也可能会导致骨骼众矿物质密度的降低。

 如果你担心风险,可以试试激光和其它轻设备治疗痤疮的方法。有些昂贵,不过医生说其中的一些治疗方法有类似维甲酸效果。“一个类型的激光就像抗生素来抑制细菌与粉刺的生长,而其他类型有助于实际收缩皮脂腺为'维甲酸般'的效果。“皮肤激光和手术的主任医师大卫·戈德堡解释。他说,这能形成持久治疗的核心,此外,这种治疗痤疮的方法也有抗衰老的好处,是治疗中年暗疮特别好的选择。

 对于皮肤科医生布鲁斯·卡茨博士来说,最有效的治疗是 PDT或光动力疗法。在他的方案中,激光状光源结合局部药物“Levulan,”杀死细菌,收缩皮脂腺,几个星期的治疗可以永久性治愈痤疮。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跟踪治愈患者三年以上,我们还会续继跟踪。”


参考:美国医学博士 Cynthia Dennison Haines, MD

作者:Colette Bouchez

翻译:百品求实,刘竞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